Nina/妮娜的抉擇(2018)

遲了幾天才打的觀影紀錄,記憶早衰加上觀影當日睡眠不足所以就簡單記錄心得。

第五屆酷兒影展,首先想要抱怨的是預告片多數沒有中文字幕,只能練習英文盲選幾部自己有興趣的。文化沙漠的城市,能選擇的片單不多,然後竟然只能在IBON機台購票,追星狗的習慣一律快速點選了電腦選位後,出來發現竟然是第一排….誰看電影會坐第一排啦!!還好到現場有好心的工作人員願意幫我換成中間的座位,雖然並沒有任何影響力,但還是希望下一屆至少能有網路購票好嗎 QQ

1


粗略4點觀看重點

1.雙女主顏值在線…床戲不錯(?

2.波蘭女導演的長篇處女作,疑似全程手持攝影機但拍得不俗

3.劇中子宮裝置藝術意境很美

4.對平權、婚姻危機、代理孕母等議題有興趣者

是三角戀婚外情倫理片還是自我成長片?

按照影片介紹,就是女主角妮娜愛上代理孕母的一部倫理片。但我覺得整部片的中心思想,是想說明主角尋求自我角色定位的成長片。

畫面中總有種說不出的灰暗、壓抑感,沒去過波蘭但是有拍出當地的冷冽氛圍,開頭最鮮豔的色彩大概是主角妮娜不斷想補在唇上的口紅。社會角色是高中教師,幹練的短髮、精瘦的身材和合身的套裝,看起來是非常標準的職業婦女形象。

先生是汽車修配廠的技士或老闆,但是到中後段可以很明顯的發現兩人在婚姻家庭這塊當中的差異性。

妮娜的母親是虔誠的教徒與教會學校的校長的職位,片中雖然沒有出現父親角色,但是從頻繁舉辦家庭聚餐與大額代理孕母費用由母親支付,可以感覺是高社經地位且較威權式的家庭。相比之下技師的丈夫有著婚姻不幸的離異母親和失智程度已經是住在安養中心的父親來說,社經地位是有落差的。雖然階級議題在此片中探討較少,但卻是很現實的點出婚姻組成與家庭背景是息息相關的。

孕與不孕,屬於女人的超能力

一直苦於無法生育的妮娜,做了數次的試管與不孕治療依然無效的,考慮代理孕母由丈夫口中選擇跟其一樣擁有綠眼睛的名單,應該可以推斷是連卵子都無法提供的狀態,所以當她選擇妥協,由丈夫的精子與另一名陌生的卵子結合而成的時候,大概就是自我認知到永遠無法成為真正實質上的母親了。即使小孩出生後仍是屬於妮娜,或是還可以考慮領養小孩也是選擇之一。但是女人懷孕生子是一件非常神奇的事情,藉由子宮的培育出新生命體,感受這個生命體與自己相依,然後再由撕心裂肺的痛感受生命的力量。這是女性獨有的超能力,雖然現今可以依照自由意志選擇是否懷孕生產,但仍無法剝奪這是專屬於自己的權利與能力。

而妮娜當她選擇去與代理孕母面談那一瞬間,似乎就在另外一位女性面前表現出自己喪失這個超能力的樣子,焦慮感滿滿理所當然地面談失敗。

 

就算是成為了他人的妻子也還是個孩子值得被保護

失去生育能力的妮娜顯得更加徬徨,很多動作都可以感受到妮娜像個孩子一樣需要保護,裸身坐在浴缸環抱著自己的膝蓋、裸身地躺在床上環抱自己的膝蓋、甚至是第一次跟代孕少女瑪格達的性愛都是由對方主導從背後環抱著。妮娜的人生大概是從小孩、少女、少婦一路成長後卻在最後無法成為母親的這個階段迷失了。

妮娜本質是個驕傲自我的人,從第一次與瑪格達的相遇可以看出。當她撞壞了對方車子的保險桿,故作鎮定卻還是堅持在車內講完電話,甚至下車後也沒有一句道歉直接走進咖啡店裡。反而是由丈夫出面緩和衝突並且做出會賠償或協助維修的處理。

這是兩位女性第一次的相遇,是衝突的、顏色鮮豔的(瑪格達的車是紅色、咖啡廳裡貼著不明但很多色彩的海報)。這時候瑪格達看妮娜的眼神是敵意的,但因為對方是符合自己取向的外貌進而觀察著。

是對開放性關係的試探還是對自我底限的試探

2

眼神又一次的轉變是家中聚會時,聽著妮娜丈夫無聊的冷知識,但妮娜與瑪格達兩人的眼神藉著酒精與大麻煙開始不斷相互試探,甚至用眼神赤裸裸的引誘。直到瑪格達忍不住問了是不要3P,卻被丈夫說是跟他上床而沒有妻子這種悖德的言論嚇到。

為什麼3P可以、單獨跟丈夫卻不行呢?因為沒有妮娜,長期放縱於情場上,為了妮娜或許可以忍受有男性的性愛,但是一但沒有了想要的對象,男性根本不再討論範圍裡面了。

因為已經沒有其他代理孕母的人選,加上瑪格達的確同時是夫妻兩人的菜,所以雖然事後醋進大發(雖然彼此不知道是吃誰得),但妮娜還是去照顧因為被"提議"嚇到出車禍的瑪格達(根本就不是,請喝酒吸毒不開車好嘛!),開始了依照顧之名行搞曖昧之實的過程。

這過程中妮娜與瑪格達開始相互了解對方,談論了妮娜獨自走在高速公路上的噩夢、理解了瑪格達的取向,並一起參加女同派對融入對方生活圈,甚至一起去看了子宮的裝置藝術展,覺得這個裝置藝術是本片的核心,從影片視覺設計是嬰孩的意象到劇中事件起因是為了懷孕,再到這個「子宮」是唯一讓妮娜安定的空間,都互有呼應。

小孩子無懼但脆弱

3

在教學的課堂上,剛好有講到對自己的定位、理解之類的,請學生解釋意思,就出現了青少年的夢想、或想要的慾望,這或許也是影響妮娜真正跨出去櫃子的推力,所以她衝動地在花店偷了盆栽後跑去向瑪格達告白。

這場性愛由瑪格達主導,她緊緊地從背後抱住妮娜,展現出自負的妮娜其實在同志性愛上有如嬰孩般的無措與脆弱。與之對比的另一場戲是瑪格達去學校找妮娜卻被妮娜驚慌的神色傷害負氣離開,妮娜追了上去忍不住在公園的性愛場景。這一場戲由妮娜主導,在露天公園甚至遠處有路人經過的地方,更代表妮娜在這個時期才終於真正意義上的「出櫃」了。

好景不常,這段關係結束於瑪格達經常消失的固定砲友回來了,渾身赤裸的妮娜其實是羞愧地,面對剛才還信誓旦旦地說愛她全部,但是比她更年輕、更加美麗的人出現了,妮娜本來就對自身定位迷茫,更加沒有自信在這段關係中找到屬於自己的位置,所以她能失控的拒絕瑪格達的解釋,懦弱的想回到原本的世界。

她痛苦的不是因為成為同志、不是因為愛上自己的代理孕母,而是臨近中年卻展現出更加笨拙的樣貌讓她羞愧。所以她無法接受瑪格達懷孕,瑪格達這個比自己年輕、美麗的女子能夠真正做到她一直無法成功的事情,進而在得知道懷孕的真相後倉皇的逃開。

是生命的終點還是起點

4

最後,妮娜獨自走在高速公路上、看到了兩隻鹿、回到瑪格達的身邊。

這一段很有意思,與另一位一同觀賞卻得到完全相反的感受,對方認為是皆大歡喜的Happy Ending,但自己理解的卻是導演隱晦的描寫妮娜選擇結束生命,當妮娜走在公路上,旁邊是高速疾駛的車輛。象徵人生的道路是孤單的,只有自己一人獨自在行走。遠方的鹿就像是母鹿與小鹿,是象徵妮娜一直無法擁有的生育能力就在視線的那端,所以妮娜會選擇從孤寂的公路中離開,也呼應了前頭說過的自己一直時常坐著在公路遊走的噩夢。而最後能夠笑著回到瑪格達的身邊,妮娜像是選擇用結束自己無法在掌握的生命去迎接新的生命,回到愛著她的瑪格達身邊去孕育出另一個充滿愛的生命體。

另一種看法是認為,母鹿與小鹿相偎的場景,轉化至烏雲散開的畫面都顯示著妮娜終於能倘然接受瑪格達懷孕的事實與自己也不再畏縮,所以笑著回到了愛人的身邊。

結局不論是起點或終點,收尾的地方能讓不同人有這種差異性的體悟,或許這本身就是電影的魅力所在,就像你可以把整部核心價值視為婚姻倫理片,或是從女性藝術電影的角度去欣賞,甚至是拿開放性關係議題來討論,都覺得是一部可以面向廣泛的電影。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